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武林

读经典拳谱系列之二:刘奇兰说形意拳

作者:   来源:   评论:0
练形意拳者,体用莫分。自己练者为体,行之于彼为用。自己练时眼不散乱,或视一极点处,或看自己之手、将神气定住,内外合一,不可移动。要用之以彼,或看彼上之两眼,或者彼之中心,或看彼下之两足,不要站定成式,不可专用成法,或掌或拳,望着就使,起落进退变化无穷,是用智而取胜于敌也。若用成法,即能取胜于人亦是一时之侥幸耳。所应晓者须固住自己的神气,不使散乱,此谓“无敌于天下”也。

读经典拳谱系列之二:刘奇兰说形意拳

刘奇兰之子刘殿琛

拳经云:“养灵根而静心者修道也,固灵根而动心者敌将也”。敌将之用者,起如钢矬,落如钩杆,起似伏龙登天,落如霹雷击地;起无形,落无踪,起意好似卷地风;束身而起,长身而落;起如箭,落如风,追风赶月不放松,起如风,落如箭,打倒还嫌慢;打人如走路,看人如蒿草;胆上如风响,起落似箭钻,遇敌要取胜,四稍具要齐,是内外诚实如一也,进步不胜,必有胆寒之心也。此是固灵根而动心者敌将所用之法也。

技艺之用者,心中空空洞洞,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,从容中道而时击之。拳无拳,意无意,无意之中是真意。心无其心,心空也,身无其身,身空也。古人云:“所谓空而不空,不空而空是谓真空,虽空乃至实至诚也”。忽然有人来击,心中并非有意打他(无意即无火也),随彼意而应之。拳经说:“静为本体,动为作用”,即是寂然不动,感而遂通,无可无不可也。此是养灵根静心者所用之法也。夫练拳至无拳无意之境,乃能与太虚同体。故用之奥妙而不可测,然能至是者鲜矣。

一 则

形意拳之道,是先将拳术已成之着法,玩而求之,而有得之于心焉,或吾胸中有千万法可也,或吾胸中浑浑沦沦,无一着法亦可也。无一法者,是一气之合也,以致于应用之时,无可无不可也;有千万法者,是一气之流行也,应敌之时,当刚则刚,当柔则柔,起落进退变化,皆可因敌而用之也。譬如千万法者,是一形一着法也,一着法之中,亦皆能生生不已也。譬如练蛇形,蛇有拔草之精,至于蛇之盘旋曲伸,刚柔灵妙等式,皆伊之性能也。兵法云:“譬如常蛇阵式,击首则尾应,击尾则道应,击其中则道尾皆应”,所以练一形之中,将伊之性能格物到至善处,用之于敌,可以循环无端,变化无穷,故能时措之宜也。一形之能力如此,十二形之能力皆如是也。

内中之道理,物之伸者,是吾拳之长劲也;物之曲者,是吾拳之短劲也,亦吾拳之划劲也;物之曲曲弯转者,是吾拳之柔劲也;物之往前直去猛快者,是吾拳之刚劲也。虽然,一物之性能刚柔曲直、纵横变化、灵活巧妙,人有所不能及也。所以练形意拳术者,是格渐十二形之性能而得之于心,是能尽物之性也。亦是尽己之性也。因此练形意拳者,是效法天地化育万物之道也。此理存之于内而为德,用之于外而为道也。又内劲者,内为天德;外法者,外为王道。所以此拳之用,能以无可无不可也。

二 则

形意拳术,有道艺、武艺之分,有三体式单重、双重之别。练武艺者,是双重之姿势,重心在于两腿之间,全身用力,清浊不分,先后天不辨,用后天之意,引呼吸之气,积蓄于丹田之内,其坚如铁石,周身沉重,站立如同泰山一般。若与他人相较,不怕足踢、手击,拳经云:“足打七分手打三,五行四梢要合全。气连心意随时用,硬打硬进无遮拦”,此谓之浊源,所以为敌将之武艺也。若练到至善处,亦可以无敌于天下也。

练道艺者,是三体式单重姿势,前虚后实,重心在于后足,前足亦可虚、亦可实,心中不用力,先要虚其心,意思与丹道相合。丹书云静坐要最初还虚,不能见本性,不见本性,用工皆是浊源,并非先天之真性也。拳术之理亦然,所以亦要最初还虚,不用后天之心意,亦并非全然不用。要全不用,成为顽空矣。所以用劲者,非用后天之拙力,皆是规矩中之用力耳。还虚者,丹书云:“中者,虚空之性体也。执中者,还虚之功用也”。是故形意拳术起点有无极、太极、三体之式,其理是最初还之功用也。

丹书云:“道自虚无生一气,便从一气产阴阳,阴阳再合成三体,三体重生万物张”,是此意也。三体者,在身体,外为头手足也,内为上、中、下三田也。在拳中形意、八卦、太极三派之一体也。虽分三体之名,统体一阴阳也。阴阳总一太极也,即一气也,亦即形意拳中起点无极之横拳也。此横拳者,是人本来之真心,空空洞洞,不挂着一毫之拙力,至虚至无,即太极也。所谓无名天地之始,但此虚无太极不是死的,乃是活的,其中有一点生机藏焉,此机名曰先天真一之气,为人性命之根,造化之源,生死之本也。此虚无中含此一气,不有不无,非有非无,非色非空,活活泼泼的,又曰真空。真空者,空而不空,不空而空,所谓有名万物之母。虚无中,既有一点生机在内,是太极含一气,一自虚无兆质矣。此太极含一气,是丹书所说的静极而动,是虚极静笃时,海底中有一点生机发动也,邵子云:“一阳初发动,万物未生时”也。

在拳术中,虚极时,横拳圆满无亏,内中有一点灵机生焉。丹书云:“一气既兆质,不能无动静”,动为阳,静为阴,是动静既生于一气,两仪因此一气开根也。动极而静,静极而动,劈崩钻炮,起钻落翻,精气神,即于此而寓之矣。故此三体式内之一点生候发动,而能至于无穷,所以谓之道艺也。



三 则

静坐功夫以呼吸调息,练拳术以手足动作为调息。起落进退,皆合规矩;手足动作,亦俱和顺。内外神形相合,谓之息调。以身体动作旋转,纵横往来无有停滞,一气流行,循环无端,谓之停息,亦谓之脱胎神化也。虽然一是动中求静,一是静中求动,二者似乎不同,其实内中之道理则一也。形意拳之道,合于中庸之道也。其道中正广大,至易至简,不偏不倚,和而不流,包罗万象,体物不遗,放之则弥六合,卷之则退藏于密,其味无穷,皆实学也。惟是起初所学,先要学一派,一派之中亦得专一形而学之,学而时习之,习之已熟,然后再学他形。各形纯熟,再贯串统一而习之。习之极熟,全体各形之式,一形如一手之式,一手如一意之动,一意如同自虚空发出。所以练拳学者,自虚无而起,自虚无而还也。

到此时,形意也,八卦也,太极也,诸形皆无,万象皆空,混混沦沦,一浑气然,何有太极,何有形意,何有八卦也。所以练拳术不在形式,只在神气圆满无亏而已。神气圆满,形式虽方,而亦能活动无滞。神气不足,就是形式虽圆,动作亦不能灵通也。

拳经云:“尚德不尚力”,意在蓄神耳。用神意合丹田,先天真阳之气,运化于周身,无微不至,以至于应用,无处不有,无时不然,所谓物物一太极,物物一阴阳也。中庸云:“鬼神之为德,其盛矣乎。视之而弗见,听之而弗闻,体物而不可遗”,亦是此拳之意义也。所以练拳术者,不可守定成法而应用之。成法者,是初入门教人之规则,可以变化人之气质,开人之智识,明人之心性,是化除后天之气质,以复其先天之气也。以至虚无之时,无所谓体,无所谓用,拳经云:“静为本体,动为作用”,是体用一源也。体用分言之:以体言,行止坐卧,一言一默,无往而不得其道也;以用言之,无可无不可也。

余幼年间,血气盛足,力量正大,法术记的颇多,用的亦熟、亦快。每逢与人相比较之时,观彼之形式,可以用某种手法正合宜,技术浅者,占人一气之先,往往胜人;遇着技术深者,观其身式,用某种手法亦正合宜,一至彼之身边,彼即随式而变矣。自己的旧力未完,新力未生,往往再想变换手法,有来不及处,一时要进退不灵活,就败于彼矣。以后用力之久,而一旦豁然贯通,将体式法身全都脱去,始悟前者所练体式,皆是血气;所用之法术,乃是成规。先前用法,中间皆有间断,不能连手变化,皆因是后天用事,不得中和之故也。

昔年有一某先生,亦是练拳之人,在余处闲谈。彼凭着血气力足,不明此拳之道理,暗中有不服之意,余此时正洗面,且吾洗面之姿势,皆用骑马式,并未注意于彼,不料彼要取玩笑,起身用脚望着余之后腰用脚踢去。彼足方到予之身边,似挨未挨之时,予并未预料,譬如静坐功夫,丹田之气始动,心中之神意知觉,即速又望北接渡也。此时物到神知,予神形合一,身子一起,觉腰下有物碰出。回观,则彼跌出一丈有余,平身躺在地下。予先何从知彼之来,又无从知以何法应之,此乃拳术无意中抖擞之神力也。至哉信乎。

拳经云:“拳无拳,意无意,无意之中是真意”也。至此拳术无形无相,无我无他,只有一神之灵光,奥妙不测耳。拳经云:“混元一气吾道成,道成莫外五真形,真形内藏真精神,神藏气内丹道成。如问真形须求真,要知真形合真相,真相合来有真诀,真诀合道得彻灵。养灵根而动心者,敌将也;养灵根而静心者,修道也。武艺虽真窍不真,费尽心机枉劳神,祖师留下真妙诀,知者传授要择人。”



腰部之诀窍

腰乃一身之主动机关,亦且发动之关键。故左右、前后、上下反正之趋向,欲其合宜,皆以腰为主。而腰之窍在于定、在于活。定如鹌鹑奋斗,蹲腿而沉腰,以为发动之准备。力不要重,气不要浊,有如猛虎居山,虽无声色,而有气魄自雄之概。至其活,活如游动之神龙,击首则尾应,击其尾则首动,击其腹则首尾俱应。有如鸟飞鱼跃,忽然在天,忽然在渊,出没隐现无可捉摸。即或欲上不能高,欲下不能深之时,应于腰腿上求得机势。至于前后反正,亦莫不如是之,进应沉腰,以踏其足,使腰部之压力达于腰胯,以至足踝、足趾,全身之力贯于足而无极,然后轻起大趾卧步而行,即所谓鹿伏鹤行也。若遇转身叠步,先动肘,而动足,次掰膝,再拗跨,后沉腰随之。高低随就,疾徐随动,浑以不倒翁随手起伏之意,如此乃为得之。

胸部之诀窍

挺胸则身后无力,实胸则气道不舒,且两膀伸缩不能灵敏。涵胸紧背相合,实为吸胸之诀窍。然此形之故,气道舒畅,吸气沉至丹田而返命门,过脑桥出于上腭两孔,自鼻孔呼出而成一气混元。力有悠往而无穷,气则有一发莫遏之势。故真气来如潮涌,吸之鲸吞,力发以气,气之运不显力,而力自无穷。如大海泛舟,飘飘荡荡,虽千百万钧,犹如一叶之舟顺风而下,真空运转必灵,圆转自如,进退如意。夫胸能涵空,背能圆紧,前肘曲垂,后肘叠掩,成风蓬旋转之象。若遇使手变手,胸如涵空有含蓄之力,变化乃能灵敏。更为提气之上功夫,不可不讲也。



背部之诀窍

紧背空胸为掌之根,盖胸不能空,背不能紧,膀不能松,肘不能坠,腕不能塌,掌心不能虚,掌根不能固,掌指不舒矣。故凡动势须要:头悬、颈竖、背紧、胸空、垂肩坠肘、扬掌塌腕,两手虎口开圆,动若牛舌,双脚前虚后实,行似流水,步若趟泥,精神专注,气入丹田,支撑八面,身如拧绳,稳准后再求迅速,在于学者心领神会也。

膝胯之决窍

膝要屈而不要死,前要虚后要实,前稍横后要直,如此才能屈伸自如,进退活便。所谓屈而不要死者,若膝屈成方角,上肢大腿骨与腓骨胫骨失却颤动之力,此谓之死。故应屈成桥孔状之半圆形,屈中合有伸意,不至曲板不灵。胯者前要缩而后要直,胯乃上下身之主要关节,如两胯俱缩则身前无力,两胯俱直则身后失力,故须前缩后直,使身前身后均有力。且双胯俱缩则沉而不灵,双胯俱直则浮而无力。故前缩后直垂腹吸胸,成小月弯钩之状。后胯微直,似直非直,沉腰而收臀,以成斜杠之状也。进则举足平踏,前跨仍缩,转则后变为前,直缩互易,有如辘轳之旋转,毫无滞留也。

足之诀窍

足之三诀,乃趾、根、心也。即是足趾、足根、足心。三者用法不一:立定时:足心踏地乃能中正不倚,且无前栽后仰之患。足趾抓地,方免软膝之病。足根委地,可避前仆之失。此立定桩步之功夫也。行动时:进则先抬足趾,尤要先撬拇趾。退则先起足跟,再行退步,自无跌仆之患。发招时:前足尖略向里扣,膝盖骨须要屈实,使胫骨之下部得以保护。每发招时后足须跟步往前,以腰腿一齐送之,务必足尖点地,欲其轻灵,以免后足力重,震动前掌之发动也。余之扣步须叠腰,掰步须扬腰,快步须沉腰,慢步须直腰,转身步须磨腰,跑步须探腰,倒步须抽腰,连环步须先沉腰而后长腰,偷步须吸腰扭胯,二蹦步须跟步,跟步须颤腰。总之步以腰为轴,腰以腿为轮,并以足趾为根也。

手眼身之诀窍

眼欲平视,若高视扬脖,胸则不能空,脚则不能平稳,膀根无缩力。若低视则中枢滞死,必使全身动转不灵。若两肘无掩叠,两掌无腰力相随,必至发而不速,发而不中,即或能中,亦如螳臂挡车,毫无效力。发招要稳,要准,即静以定动之意。稳则明虚实,手足有序,准则免人脱化而走,使我失势落空。故稳则不慌忙,从容中矩,准则不偏不过,恰合机宜。至真速,真变,应于腰腿运用上求之。动要有含蓄之力,不可用之过猛,猛则遇空而失。力不可先足,先足而无续力,初发五成,见其根拔身懈,再续四成。如此我常有余,变招自灵,进退必利,此乃常胜之道也。用兵要有诀:知其道者,则能指挥兵将。无或少违,百体听命,拳术之技击又何独不然。

八卦转掌之正方

八卦转掌之运行无论何时何地,亦非游离无着,故必有方向。此所谓之方向,以卦象正体言:坎居正北,离位正南,震在正东,兑在正西。此八卦之四正也。故出手盘掌任择一方,以周旋之。此论外部之正方.所以正己,亦正人之道。若论内部之正方,转掌时紧背空胸,扭胯拿膝,曲沉坠时,扬掌蹋腕;后手则叠肘折肱,直观细看两掌形式,纯为斜式。而逼换式发招时,或开步,或上步,或掰步,或扣步及跟步、垫步,手随步变,手足并齐;在此换式变招之时,无论如何招式,皆发之以正。亦且人高我低,人曲我直,人偏我中,人斜我正,含低直中正,总是以我之正制人之不正。故曰八卦转掌之正方,亦即言转掌之混混源源,周而复始,无一非正之义。其斜方乃刹那之暂式,取流注之姿而矣。

八卦转掌之斜方

天地既有八方,有正方必有斜角也。八卦即按八方,有正即有斜也。吾人与人介于天地之中,随地周旋,自不能囿于一方以为进退出入之取势;若拘于正方者,只能出入进退于东南西北,直道而行,即或不能得机势。学者拘于所习,易生固步自封之弊,即或有心由常转变,苦于举步无法,动亦生疏,而求其圆转灵活,心动手到步随者,甚难事也。必法悟圆通,两足如轮转,一身浑是手。手则上下翻飞,左右逢源,忽焉在前,忽焉在后,伸而在前,曲之则后,亦且能伸能屈,屈以变伸,以二手做千手之用。以一人应万人之敌,坦然胜人。有足奇异者,足则应手而成步,手则应心而变招,招由手成,手由步促;而其所以使手足成一致者,力在腰也。手足何以听命于腰,而腰又何以敢于为命?盖人与人战,名曰争胜负,顾名思义,胜者身体永立也,负者胸地背天也,是必腰须求真正者,乃为胜利之象。再就武术劲学上言之,人之所以立定在于胜,胜乃腰身永立也。腰乃一身支柱之要也,故老人易跌,以其腰脊无力也。再就物理力学上言之,腰乃一身之重要支点。故此拳术技击各门,均以腰正为制胜法门,唯八卦掌尤以正为要。不过术本卦理,每有连环颠倒之势,步法圆转,自有角度,即所谓之斜方也。

八卦转掌之真理

转掌为八卦门之功夫也,为何人皆直步以为进退,我则弯步以为出入。人则握拳以为攻守,我则直掌以为取避。此中道理,有为研究拳术不可不知者,试反复说明之。大凡对敌之事,虽云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盖六路,四方上下也;八方者,四正方四斜角。以一人顾盼十方,稍一疏神,难以周密;即或周到,而人之拳械出吾不意,不定来自何方,若凭直步周旋,势必有顾此失彼、奔走不惶之情。转掌之步法,为制人上策;转掌之腰式,为自己之便宜;转掌之手法,为人己之动静。盖根于腿,变于手而动于腰。即本八卦三易之道,曰易也,不易也,变易也。易也者,乾与坤之大易也,离与坎之大易也。余此类推,而转掌之前步做后步、前手做后手,即本八卦之易理也;其不易之道,左旋右转,右旋左转,前掩为后,后穿为前,旋转千遭,穿掩万变,而终归一致,理有左右而体无不同,是本八卦不易之理也。其变易之道,由老八手之转掌,每手变易为八手,合为六十四手之拆手也,每手复变六手,合为三百八十四手。是本周易之六十四卦、三百八十四爻变易之道也。至其动静、方向、复元,各有真理,各有实用。待依次说明于后。

八卦转掌之动静

天地之所以运转,万物之所以消长,动静而已。至于武术技击之道,内以修身,外以御悔,诚人生之要事也。历经诸先进之精研,各宗一派,故有少林拳术、弹腿拳术、六合拳术、五行拳术、形意拳术、三皇拳术、戳脚拳术、劈挂拳术、螳螂拳术、醉仙拳术、通背拳术、岳氏散手、太极拳术、八卦拳术。余之门户,缺而未载。各有专攻,不得拘泥己见,妄为批评,不过得其真传,用尽苦功者,方为上选。兹就八卦掌之功静申而言之。

动中有静

以形式而言,足胯膝动也,掌腕肩静也。然其动中有静者,由老八手,变为八八六十四手;再六十四手,每手变为六手,成为三百八十四手,以合卦爻卦象。究其步之动转,以变易上言,出入进退叠倒卧冲,均动象也。终观结局,仍遵循一定轨道,而一元复始也。此即动中有静之义。

静中有动

以形式而言,胸脊腹肩肘腕掌均为静也。然由其变招变式上言之,由左变右,前变后,自其大部分上言,谓之式。自其使法上言,谓之招。此自招与式之本身而言。若由动静上言,其不动者体也,其动者用也。譬如人坐车中,日行若干里,而车轮旋转,历经南北东西高低平原之变迁,而人坐车中,确未改变其位也,此即八卦转掌静中有动之义。其静者,两掌一拓一叠,做太极图阴阳鱼之状。故此无论八变六十四、六十四变为三百八十四爻,周而复始,然未变过本爻也,不过是一阴一阳,一动一静而矣。

换而言之,八卦转掌由老八手,每手变为八手,以及六十四手拆为六手,要在无论如何拆变,终归于左左磨身掌,是即静中求动之道也。推而言之,掌之变由于手足;而其所以动者,发于静而不动之腰脊也。盖掌发于手,根于脚,收纵于膀腰。故快如掣电,重如山岳,轻灵如荷珠。用时人重我轻、人快我慢、人慢我走,有羽毛不能加、飞虫不能遇之势。不知者,以为乱神怪力,绝乎其技。实则人乃一球形,击必求其中心。我亦球形,遇击则圆转以走。盖其不动者,静以待动,伺机而发也。其动者,动而后静也。

五行合一处远要剪,近要躜;躜进合膝,粘身纵力。手起如挡搓,落如钩杆。摩径摩胫,心一劝,浑身俱动;心动如飞剑,肝动似火焰,肺动成雷声,脾力夹功;五行合一处,放胆即成功。

起落二字自身平,盖世二字是中身。身似弩弓,拳如药箭,宁要不是,莫要停住。蛰龙未起雷先动,风吹大树把枝摇;上法须要先上身,手脚齐到才为真。内要提,外要随;起要横,落要顺;打要远,气要催。拳似炮,龙折身,遇敌好似火烧身,起站身平进中间。手起似虎扑,脚去不落空。拳打三节不见形,如见形影不为能。能在一思进,莫在一思存;能在一气先,莫在一气生。起横不见横,落顺不见顺;起不起何用在起,落不落何用在落。低之中望高,高之中望低,起落二字与心齐。死中反活,活中反死。

明了四梢永不惧,明了五行永无凶;明了四梢多一粗,明了三星多一力。三回九转,势一势是怕人见多一精,一日之见万势精。万势之在围,围中身体,围他一字要围奇。好字本是无价宝,有钱将向何处找;要知好字路,还往四梢求。

何谓四梢:舌为肉梢,牙为骨梢,手脚指为筋梢,毛发为血梢。四梢俱齐,五行乱发。血梢起不凶,牙梢肉梢不知情,筋骨发起不知斤,身体未动可知情,才如灵心大光明。两肘不离肋,两手不离心,出洞入洞紧随身。手脚去,快如风。急上更加急,打了还嫌迟。天地交合云遮月,武艺相斗蔽五行。三起不见,三进不见,可见亦好,不见亦好,势占中央,最难变化。与人交战,须明三前:眼前,手前,脚前。跳定中门去打人,如蛇吸食。内使精神,处使安候,见之如妇,夺之似虎;布形猴气,与神齐住。急若脱免,追其形,退其影,纵横往来,目不及瞬。大树成材在其柱,巧言莫要强出头。架梁闪折不在重,有秤打起千百斤。行其溺色之事,丢其虎狼之威。三思无心自己悔,保住身体现进福。演艺者思吾之道,依吾之言,永无大害。见其理而自尊,交勇者莫要思吴,思吴者寸步难行。血梢发,脚心发起,直到大门,再无别疑,真豪雄也。风雷疾,惊起四梢,四梢紧要封闭;五行本是五道关,无人把守自遮拦。

手 脚 法

眼要毒,手要奸,脚踏中门裆里躜。眼有监察之功,手有拨转之能,脚有行程之立。两肘不离肋,两手不离心,出洞入洞紧随身。乘其不备而攻之,由其不意而击之。前脚趁,后脚跳,后脚趁前脚;前脚抬,后脚连,前进后脚随。

心与眼合多一力,心与舌合多一精。先分一身之法,心为元帅,络膊脚为五营四梢,左为先锋,右为元帅,手脚相顾。准备万般一旦无,千着会,不如一着熟。早知此应一贯,过后见识不如无。头为一拳,肩为一拳,脚为一拳,肘为一拳,把拳一拳,胯为一拳,臀为一拳,膝为一拳,足为一拳。

躜 前 法

一寸、二前、三躜、四蹴、五夹、六合、七疾、八正,九胫、十惊、十一起落、十二进退、十三阴阳、十四五行、十五动静、十六虚实。寸是步也,前是腿也,躜是身也,蹴是足也,上下足而为一也。夹是剪,两腿行剪也。合内外,六合也。外三合:手与足合,肩与胯合,肘与膝合;内三合: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气与力合。内外如一,成其六合也。疾是毒也。正是直也,看正是斜,却是正也,径是手摩内五行,胫是起四梢也,大机一发物必落,摩径摩胫,意气响连声。

起是去也,落是打也,落也打,落也打,打起落如水之翻浪,为起落也,进步低,退步高,进退不足学艺何为。

阴阳:

看阴而有阳,看阳而有阴,天地阴阳相合能下雨,拳得阴阳相合能快,阴阳之气也。内五行要动,外五行要静,静为本体,动为作用。若言其静,未漏其机,若言其动,未见其迹。动静正发,而发之间为之动静也。虚是精也,实是灵也,皆秀成其虚实。精养灵根,气养神、养功、养道,见天真。丹田养就长命宝,万两黄金不与人。六合自古无双传,多少玄妙在其间。设若妄传无义男,招灾惹祸损寿年。武艺都到真是经,任意变化势无穷。岂知吴得婴儿顽,打法天下势其形。

天为一大天,人为一小天。墙倒容易推,天塌最难擎。雨洒灰尘净,风顺暴雨云,熊出洞,虎离窝,硬棚摘豆角,犁周三项,将有所去。虎闭其食将,有所取。势正者不上,势远者不上。知远,知近,知老嫩,知宽,知窄,上下而相连。心动身不动则枉然,身动心不动亦枉然。一场要把势吊诡,闪展腾挪足底随。明知把式打来,算真是好武艺。问尔何所据,答曰:我的胸中不定势,随高打高,随低打低,打遍天下即如老鸡。行如槐虫,起如挑担,若遇人多,三摇二旋不轻饶。

拳经云:形意拳之道有“七拳”、“八要”、“二总”、“三毒”、“五恶”、“六猛”、“六方”、“十目”、“十三格”、“十四处打法”、“十六处练法”、“九十一拳”、“一百零三枪”之论。恐后学者未见过拳经,不知有此,故述之以明其意。

七拳:头、肩、肘、手、胯、膝、足。

八字:斩(劈拳也),截(钻拳也),裹(横拳也),跨(崩拳也),挑(践拳亦即燕形也),顶(蛇拳也),云(鼍形也),领(蛇形也)。

二总:三拳、三棍为二总。(三拳是天、地、人、生法无穷。三棍是天、地、人、生生不已)。

三毒:三拳、三棍精熟悉为三毒。

五恶:得其五精,即为五恶。

六猛:六合练成,即为六猛。

六方:内外合一家,为六方。

八要:心定神宁,神宁心安,心安清净。清净无物,无物气行、气行绝象,绝象觉明,觉明则神气相通,万气归矣。

十目:即十目所视之意。

十三格:自七拳格起,至土、农、工、商为十三格。

十四打法:手、肘、肩、胯、膝、足左右共十二拳,头为一拳、臀为一拳、共为十四拳名为七拳,故有十四处打法,此十四处打法变之则有万法,合之则为五行,两仪而仍归一气也。

十六处练法:一寸、二践、三钻、四就、五夹、六合、七齐、八正、九胫、十惊、十一起落、十二进退、十三阴阳、十四五行、十五动静、十六虚实。

一寸――足步也

二践――腿也

三钻――身也

四就――束身也

五夹――如剪夹之夹也,即谷道上提,两股夹紧也。

六合――内外六合也。即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气与力合、是为内三合。肩与胯合,肘与膝合,手与足合,是为外三合。

七齐――毒疾也、内外如一

八正――直也,看正却是斜,看斜却是正。

九胫——胫相磨而行也,即两脚横度勿使张开也。歌曰:磨胫磨胫,意气响连声。

十惊――惊起四梢也,机―发物必落。

十一起落――起是去也,落是打也,起亦打,落亦打,起落如水之翻浪方谓起落也。

十二进退――进是步低,退是步高,进退不知枉学艺。

十三阴阳――看阴而却有阳,看阳而却有阴,天地阴阳相合能以下雨,拳术阴阳相合才能打人,成其一块皆为阴阳之气也。

十四五行――内五行要动,外五行要随。

十五动静――静为本体,动为作用,若言其静,未露其机,若言其动,未见其迹,动静是发而未发之间,谓之动静。

十六虚实――虚是精也,实是灵也,精灵皆有,成其虚实,拳经曰:精养灵根气养神,养功养道见天真,丹田养就长命宝,万两黄金不与人。

九十一拳:三拳分为二十一拳,五行主是十拳、分为七十拳、共九十一拳,(一拳分为七拳是;前打、后打、左打、右打 一百零三枪、天、地、人三枪、各分四枪是三四一十二枪,五行五枪,是五七三十五枪、八卦八枪,是七八五十六枪,共一百零三枪也。

太极歌:

心猿已动,拳势斯作刚柔虚实,开合起落。两仪歌:鹰熊竞志,取法为拳。阴阳暗合,形意之源。

两仪说:

两仪者,拳中鹰熊之势,防守进取往来之理也。吾人具有四体百骸,伸之而为阳(鹰势),缩之而为阴(熊势)。故曰阴阳暗合也。前人见有鹰熊竞志,取法为拳,防守象熊,进取象鹰,越此二式,其拳失真,名为形意者,象其形而思其意也。

三节说:

三节举一身而言,手时为梢节,身为中节,脚腿为根节是也。分而言之,则三节之中亦各有三节也。如手为梢节,肘为中节,肩为根节,此梢节中之三节也,脚为梢节,膝为中节,胯为根节。此节中之三节也,头为梢节,心为中节,丹田为根节,此中节中之三节也。要不外子起,随、追而已,盖梢节起,中节随,根节追之,庶不至有长短曲直参差。俯仰之病,此三节之所以贵明也,三节即三体也,手为梢也,身为中节,足为根节,三节不明周身是空,上中下三节总要分明,上节不明,手多强硬,下节不明,足多盘跌,中节不明,浑身是空。

四梢说:人之血、肉、筋、骨之末端曰梢,盖发为血梢,舌为肉稍,牙为骨稍,爪为筋稍,四稍用力,则可变其常态,能使人生畏惧焉。

1 、 血稍:怒气填胸、竖发冲冠,血轮速转,敌胆自寒,毛发虽微,催敌不难。

2 、 肉稍:舌卷气降,虽山亦憾,肉坚似铁,精神勇敢,一言之威,落魄丧胆。

3 、 骨稍:有勇在骨,切齿则发,敌肉可食,啮裂目突,惟齿之功,令人恍惚。

4 、 筋稍:虎威鹰猛,以爪为锋,手攫足踏,气势皆雄,爪之所到、皆可奏功。

五行说:

五行者、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之谓也。如人之内有五脏,外有五官,皆与五行相配合,心属火,脾属土,肝属木,肺属金、肾属水,此五行隐于内者,目通脾,鼻通肺、舌通心、耳通肾、人中通脾,此五行之著于外者,金生水、水生木、木生火、火生土、土生金,是五行相生之道也,金克木、木克土,土克水、水克火、火克金,此五行相克之道也。

六合歌:

身成六式,鸡腿龙身,熊膀鹰爪,虎抱雷声,六合者、鸡、龙、熊、鹰、虎、雷。形意拳之身法,六形合为一体,又内三合,心与意合,意与气合,气与力合。外三合,手与足合,肘与膝合,肩与胯合,是为六合也。

七星歌:

用必七体、头、肩、肘、手、胯、膝合脚,相助为友、七者、即头、肩、肘、手、胯、膝、足七体也。二七一十四个用法(头是双数)为拳中之要领。

1 、 顶――头向上顶有冲天之雄,头是一身之主,上顶则后三关易通,肾气因之上达泥丸以养性,手掌向外顶有排山之功,则气贯周身,力达四肢,舌尖向上顶有吼狮吞象之容,能导上升之肾气,下行归于丹田以固命,是谓“三顶”。

2 、 扣――两肩要扣,则前胸空阔、气力达肋,手背足背要扣,则气力达手,桩步力厚,牙齿要扣,则筋骨紧缩,是谓“三扣”。

3 、 圆――脊背要圆,其力推身,则尾闾中正,精神贯顶,前胸要圆,两肋力全,心窝微收,呼吸通顺,虎口要圆,勇猛外宣,则手有抱裹力,是谓“三圆”。

4 、 敏――心要敏,如怒狸攫鼠,则能随机应变,眼要敏,如肌鹰之捉兔,能以视察权宜,手要敏,如捕羊之饿虎,能先发制人,是谓“三敏”。

5 、 抱――丹田要抱气不外散,击敌必准,心气要抱遇敌有主,临变不变,两肋要抱出入不乱,遇敌无险,是谓“三抱”。

6 、 垂――气垂则气降丹田,身隐如山,两肩下垂则臂长而活,肩催肘前,两肘下垂则两肱自圆,能固两肋,是谓“三垂”。

7 、 曲――两肘臂要曲弓如半月则力富,两膝要曲弯如半月则力厚,手腕要曲曲如半月则力凑,皆取其伸缩自如用劲不断之意,是谓“三曲”。

8 、 挺――颈项要挺则头部正直,精气贯顶,脊背腰挺则力达四稍,气鼓全身,膝盖要挺则腿坚马稳,如树生根,是谓“三挺”。

打法歌:

1 、 打法定要先上身,手足齐到才为真,拳如炮形龙折身,遇敌好似火烧身。

2 、 头打起意站中央,浑身齐到人难当,脚踩中门夺地位,就是神仙亦难防。

3 、 肩打一阴反一阳,两手只在肋下藏,左右全凭盖世力,束展二字一命亡。

4 、 手打起意在胸膛,其势好似虎扑羊,沾实用力须展放,两肘只在肋下藏。

5 、 跨打阴阳左右变,两足交换须暗藏,左右进取宜剪劲,得心应手敌自躺。

6 、 膝打要害能致命,两手遮目绕上中,猛抬一膝命归阴,强身胜敌乐无穷。

7 、 脚打踩意不落空,消息全凭后足蹬,蓄意须防被敌觉,起势好似地卷风。

七疾说:

七疾者,眼要疾,手要疾,脚要疾,意要疾,出势要疾,进取要疾,身法要疾也,习拳者具此七疾,方能完全制胜。

七顺说:

肩要催肘,而肘不逆肩,肘要催手,而手不逆肘,手要催指,而指不逆手,腰要催胯,而胯不逆腰,胯要催膝,而膝不逆胯,膝要催足,而足不逆膝,首要催身,而身不逆首,心气稳定,阴阳相合,上下相连,内外如一,此之谓“七顺”。

八要说:

一、内要提,二、三心要并。三、三意要连。四、五行要顺。五、四梢要齐。六、心要睱。七、三尖要对。八、眼要独。内容提者,紧缩谷道提其气,使上聚于丹田,三心要并者,顶心往下,脚心往上,手心往回也,三意要连者,心意、气意、力意三者连而为一,即所谓内三合也,五行要顺者,外五行为五拳,内五行为五脏也,四梢要齐者,舌要顶,齿要扣,手指,脚趾要扣,毛孔要紧也,心要睱者,练时心中不慌不忙之谓也,眼要毒者,谓目光敏锐而有威也。

八字决:八字者、顶、扣、圆、敏、抱、垂、曲、挺八字是也。

“九歌”:九歌者,乃三体之九事,分条研究,以资熟练也,其九事即身、肩、肘、手、指、股、足、舌、臀是也。

分列于下:

身――前俯后仰,其势不劲,左歪右斜皆身之痛,正而似斜,斜而似正。

肩――头要上顶,肩要下垂,左肩成拗,右肩顺随,身力到手,肩之所为。

肘――左肘前伸,右肘在肋,似伸不屈,似直非直,伸则不远,直则无力。

手――左手齐心,右手在脐,后者劲塌,前者力伸,两手皆覆,用力宜均。

指――五指各分,其形似钩,虎口圆满,似刚似柔,力须到指,不可强求。

股――左股在前,右股后撑,似直不直,似弓不弓,虽有曲直,每见鸡形。

足――左足前直,斜则皆病,右足势斜,前踵对胫,随人距离,足趾扣定。

舌――舌为肉稍,卷则气降,目张发竖,丹田愈沉,肌容如铁,内竖脏腑。

臀――提起肛门,气贯四梢,两腿缭绕,臀部肉交,低则气散,故宜稍高。

十二形取意

龙有搜骨之法,虎有扑食之勇,猴有纵山之能,马有疾蹄之功,鼍有浮水之灵,鸡有争斗之性,鹰有捉拿之技,熊有竖顶之力,有崩撞之形,蛇有拨草之精,鹞有钻天之势,燕有抄水之巧


相关评论


致敬所有武学传播者(联系微信634686588)

www.wushuguan.com.cn 服务内容:

免费收录推广优秀作品/就近推荐当地明师

仅以本站与喜爱传统功夫的拳友共勉!

PS:本平台收录的各武术前辈及武友的言论,只为个人学习,因个别图文资料来源(作者)不清晰而未署名,望见谅。尊重原创作者版权,期望留言点评告知。

温馨提示:文章要结合自身的体证,辩证是否适合自己,不要盲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