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武林

舍命决斗,厚德称奇

作者:   来源:   评论:0
孙禄堂蒲阳拳社开张以后,免不了有一些江湖侠士、武林好手登门切磋武功,求教技艺。

舍命决斗,厚德称奇
这天,一个大头大脸,虎目剑眉的彪形汉子找上门来。

“你就是孙禄堂吗?”大汉眼现精光,声音洪亮,一看就知内功精湛。孙禄堂上前拱手:“在下正是,壮士有何见教?”

那汉子从肥大斗篷中掏出一张纸递上。孙禄堂接过一看,竟是一份“生死状”。从中得知,来者叫武长林,还是个武举人,此番是来找孙禄堂比武的,并且言明:刀枪无眼,出手无情,若有闪失,各由天命。

武长林见孙禄堂沉吟不语,厉声道:“你若敢比,也请写上一份,免得事后麻烦!”孙禄堂抬头道:“同道以武会友,切磋技艺,只求共同进步,怎能以命相博?”

武长林听罢眼中凶光一闪,仰天哈哈大笑:“早就听说天下第一手功夫硬朗、手段歹毒,藐视天下英豪,今天怎么耍起嘴皮子来了!你到底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?”

孙禄堂听出定是背后有人使坏,便坦然道:“切磋一下可以,我若输了,甘拜壮士为师,可否?”

武长林得意地一笑:“你若不敢签这生死状,不签也罢,只是我不会收你为徒,但这招牌却要摘下来。”他抬手指了指“蒲阳拳社”的匾额。

孙禄堂并未被激怒,仍平静道:“壮士远道而来,一定疲惫,马上比武,于你不公,还是稍作休息,到寒舍吃了饭再比吧。”

武长林心说“你莫使诈,”随即扬声道:“说比就比,不要啰嗦。”同时甩掉斗篷,“唰”地抽出缠腰软剑,径直抢上。剑尖已刺到面门。孙禄堂见对方出手狠毒,以死相拼,急忙错步躲过,同时手中朝虹剑反刺对手咽喉。

武长林回剑隔挡,随即又上步疾刺对手胸前“膻中”。孙禄堂一个劈剑连防带攻,也奔对方前胸。

双方几个攻防,剑光闪闪,快如电光石火,铿锵之声令人惊心动魄。武长林自持剑法精熟,血气方刚,一心只想速胜,暗运内劲,挥剑更急,剑尖好似点点寒星疾奔孙禄堂周身要害。而孙禄堂早已把形意剑和八卦剑融为一炉,功夫可谓炉火纯青,在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,走九宫,踏八卦,于对方剑光中穿梭往来,竟是进退有度、游刃有余。不过他也暗暗敬佩武长林的功夫,只恐斗得久了,怕万一失手伤了他。于是招式骤然一变,全然采取攻势,就好似数把宝剑把武长林的身躯罩在剑光之中。

武长林一惊,心说“这孙禄堂果然厉害,我若输了,有何颜面回乡?”这一分心,手中剑“当”的一声,被孙禄堂的朝虹剑一磕,竟脱了手。

“我命没了!”武长林只等受死,却不料孙禄堂也把宝剑一扔:“你不愿用剑,咱就比拳脚吧。”


武长林不思对方给自己留了情面,却感觉受了羞辱,怒吼一声,是挥拳直上。

他自幼习武,为猎取功名,历拜名师,苦修苦练,对八极拳、劈挂拳、戳点鸳鸯脚等拳法深得精髓。此时,他把千斤之力集聚到双拳之上,恨不得一击要了对手性命。却不料孙禄堂见一拳打来,只向上一架,“嗖”地一下,已从肘下穿到他背后,随即回身飞脚正中其后背。

孙禄堂见武长林倒地,忙去扶他。不想他一个鹞子翻身一跃而起,竟一头向墙上撞去。

孙禄堂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,牢牢抱住他:“壮士武功高强,不可轻生啊!”武长林挣不脱孙禄堂双臂,愤声道:“愿赌服输,甘愿一死,也不蒙羞。”

孙禄堂却道:“壮士何时输了?明明是你滑了一跤。壮士远道而来,一路辛苦,并未用饭即行比试,这才疲惫滑倒,不能算输。”见对方不语,孙禄堂又诚道:“我们习武多年,均怀报国大志,岂能计较一时输赢?壮士若不嫌弃,请进屋用饭,消除疲劳后,我们大可品茶论道,找出彼此不足,你我都会受益的。”


武长林深深被孙禄堂的热情和诚恳所感动,也被他的厚德而折服,他只知对方武功精绝,却不想竟是这等肝胆相照的英雄!只怪自己误听传言,错怪了好人。

“我愿拜先生为师,请收下我吧!”武长林虔诚地跪倒在地。孙禄堂赶忙扶起:“壮士言重了,禄堂愿与壮士结为兄弟。”

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相关评论


致敬所有武学传播者(联系微信634686588)

www.wushuguan.com.cn 服务内容:

免费收录推广优秀作品/就近推荐当地明师

仅以本站与喜爱传统功夫的拳友共勉!

PS:本平台收录的各武术前辈及武友的言论,只为个人学习,因个别图文资料来源(作者)不清晰而未署名,望见谅。尊重原创作者版权,期望留言点评告知。

温馨提示:文章要结合自身的体证,辩证是否适合自己,不要盲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