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八极

近代战神李书文,八极拳与长枪,天下难逢敌手

作者:   来源:   评论:0
他是近代版李元霸,短小瘠瘦却力大无比,一杆长枪用的出神入化,天下没有敌手,他曾在袁世凯面前捅死四名日本武术教官,擂台上一拳震断俄国大力士肋骨,他为人光明磊落,嫉恶如仇,以一身的精技纯功,镇邪魅,御外侮,以武术宣扬国威,声名传播四海。

更因其枪法、拳术天下无敌而得"刚拳无二打、神枪李书文"之美誉。

李书文,出生在河北沧州盐山县王南良村,自幼便拜八极拳宗师张景星为师,学习八极拳三年。

之后,他又在师伯黄士海门下习练大枪六年。

尽管李书文的家离师门有7.5公里远,但他每天晚上都会花一个小时走到师门进行练习。

与其普通人不同的是,他在来回的路上不走寻常路,而是走一步打一拳、再一步劈一掌。

在练习大枪时,他一边走路一边拧着大枪拦、拿、扎。

据《沧县志》记载,李书文身材“短小瘠瘦而精悍逼人”,他的武艺更是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。在室内排掌击空,离窗五尺左右,窗纸发出震动之声

用大枪刺壁之蝇,蝇落而壁无痕。

铁锥入壁,力拔甚难,他以大枪搅之,锥即出。他用大枪挑起八十斤左右的大车轱辘,摇风车似的呼呼转动,毫不费力。


李书文为人重义,对待恩师黄四海、张景星如同父亲一般。

他在黄家、张家学艺一辈子没坐过,始终站侍二师左右。

李书文在外面所挣的大洋,必寄到二位师父家。后面的弟子也都效仿他的行为,形成了门风。

黄公去世后,李书文守墓三年。

虽然他有一身可以卖与帝王家的武艺,但那是个乱世,各种势力错综复杂。

李书文只得江湖漂泊,辗转各地学艺、授徒、谋生。

他一生传授了无数军阀,但不管对方官位多高,他从不谀奉承。李书文必须以师傅的身份居之,跟他练习的人必须像徒弟一样,教手接拳,手下也不留情。

这让许多军阀面子过不去,但大军阀们还是得敬重他,不然他立马拎包走人。由此可见李书文的师道尊严到了极点。

当然,“神枪”李书文的傲骨主要源于他的精湛技艺。


在面对黑恶势力时,他从不妥协,特别是对那些视中国人为东亚病夫的外国人,他会毫不留情地出手,以一击必杀的方式制服他们。

1895年,袁世凯在天津南郊小站练兵时,李书文的师父黄四海向他推荐了李书文,希望他能在军队中发挥作用。然而,袁世凯身边的日本教官伊藤太郎却鄙视李书文,称他为“大大的东亚病夫”!李书文非常气愤,于是在演武厅与伊藤太郎展开了决斗。

李书文挥动大枪,将伊藤太郎手中的刀击飞,然后一枪“泥鳅翻花”,刺穿了伊藤太郎的咽喉,末了一挑大枪,将他的尸体甩到演武厅外。

另外三名日本教官秋野、井上、野田齐看到后,也扑向了李书文。

李书文挥动大枪,左刺右挑,上下翻飞,血肉横飞。

不久,这几个日本教官也被李书文大枪刺死。

1905年,李书文应邀前往奉天做客,军阀张作霖听闻“神枪李书文”的大名已久,专程上门拜访,并邀请他担任奉军武术总教练。然而,张作霖的日本教官看到身材矮小的李书文后,不满意他担任总教练,认为这个小个子有什么能耐,还想抢我们的饭碗,我们不如这个矮小子。

为了让他们信服,张作霖组织了一场李书文与日本教官的比武。结果,在比试中,李书文只出一掌,就击碎了日本教官的肩胛骨,让他疼得嗷嗷直叫。

张作霖马上叫停了比试,否则这名日本教官估计会客死他乡,从此这些日本人被彻底打服了,对李书文只有深深的畏惧和尊敬。

李书文因此获得了“刚拳无二打”的称号。


1910年,俄罗斯拳击冠军马洛托夫来到中国,在北京设立了一个擂台,公然侮辱了中国人。李书文奉命前往北京与马洛托夫进行比赛。

当马洛托夫看到李书文这个瘦小的选手上场时,他蔑视地吐了一口唾沫。但是,李书文愤怒地发出了一拳,以排山倒海之势,打断了马洛托夫的几根肋骨,使他踉踉跄跄地摔出了擂台。

李书文去世时已经72岁了。有两种说法关于他的死因,一种说是他被仇人下毒而导致重病身亡,另一种说是他在1934年在演武场上指导后代习武时,坐在椅子上去世了。

像李书文这样的人,有很多传说和故事,但这些故事难以辨别真假,也许并没有那么离奇,但也有可能更加惊人。无论如何,李书文的出手奇诡的功夫和杀气腾腾的性格是无法否认的。

有人问为什么他不像霍元甲、叶问等人那样出名。毕竟,现在的时代是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,如果没有电影《叶问》与《霍元甲》,又有几个人知道他们呢?
但是,李书文的功夫和精神,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,都值得我们铭记和尊重。

相关评论


致敬所有武学传播者(联系微信634686588)

www.wushuguan.com.cn 服务内容:

免费收录推广优秀作品/就近推荐当地明师

仅以本站与喜爱传统功夫的拳友共勉!

PS:本平台收录的各武术前辈及武友的言论,只为个人学习,因个别图文资料来源(作者)不清晰而未署名,望见谅。尊重原创作者版权,期望留言点评告知。

温馨提示:文章要结合自身的体证,辩证是否适合自己,不要盲从。